央廣網北京5月22日消息(記者邢斯嘉)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身穿白大褂,手拿註射劑,或許你怎麼也想不到,一個普通的“疫苗接種”可以成為間諜活動的伎倆。兩年前,假借倫理健康的名義竊取基因資料,進行無孔不入的情報工作,中情局的秘密一經揭穿,引發了美國12所公共衛生類院校的校長聯合向總統奧巴馬上書。日前,經過了2年的輿論爭議,美國白宮終於做出決定:棄之,也罷。
  美國《華盛頓郵報》20日稱,拉登被擊斃之前,美國中情局雇用巴基斯坦外科醫生阿夫里迪協助實施秘密任務。
  把時間推回到2011年,當時美國情報人員通過衛星和在當地設置的安全屋,對位於伊斯蘭堡附近阿伯塔巴德地區的疑似拉登藏身處進行監控,而為了避免冒險行動,中情局特意招募了巴基斯坦醫生沙基勒·阿夫里迪,讓他出面在阿伯塔巴德免費註射乙肝疫苗,中情局的打算是通過註射疫苗獲得當地居民的DNA樣本,再與拉登死去的妹妹的DNA進行對比。
  這項秘密行動最後以失敗告終,阿夫里地被巴基斯坦抓獲,以叛國罪處以23年監禁。此事敗露之後,活躍在巴基斯坦境內的激進分子針對國外醫務工作者,特別是疫苗接種人員實施了一連串報複襲擊,多個國際救援組織不得不從該國撤出工作人員。
  美國中情局打著免費接種疫苗的幌子進行間諜活動,這在公共醫療衛生領域引起了強烈不滿。
  2013年1月,美國12所公共衛生類院校的校長聯合向總統奧巴馬上書,抗議中情局的這種做法。信中說:“這種情報收集方法帶來嚴重後果,影響了公共衛生領域的工作。不斷有負責接種小兒麻痹症疫苗的聯合國醫療工作者被恐怖分子殺害。”批評人士稱,情報工作和人道主義援助工作之間的界限必須清楚,否則無論是醫療人員還是被救助對象均有可能受到傷害。
  輿論壓力之下,美國白宮經過了1年多的心理鬥爭,終於於日前作出回應說,由於這種情報收集方法產生的“副作用”已威脅到執行人道主義救援工作的醫護人員的生命安全,中情局去年8月已放棄使用這種情報收集法。
  《華盛頓郵報》稱,從校長上書到白宮回應,這一過程長達16個月,是什麼讓白宮如此“遲鈍”?一名沒有透露姓名的高官稱,政府內部很少討論情報方面的事,棄用情報策略的決定更是“獨一無二的事例”,需要有關部門“深思熟慮”後才能做出決定。事實上,“疫苗接種”的招數也只可算是美國情報手段的冰山一角,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副所長郭憲綱列舉,美國中情局收集情報的手段可謂無所不用其極。
  郭憲綱:不管說什麼樣的手段,只要能獲得情報他都會採取,比如說我們過去所常聽說的,他利用傳教來收集情報,這個是很常見的,還有利用一些教育界、學術界的一些會議,情報人員扮成學者來收集情報,甚至有些情報人員扮成記者。他這個手段是無所不用其極,那麼當然通過各類的手段他才能收集到他所需要的情報,他並不會輕易的放棄這些手段。
  雖然美國承諾叫停疫苗接種這種情報手段,但是在巴基斯坦,不良的後果遠遠不能停止。
  巴基斯坦小兒麻痹症疫苗接種工作目前留下了重重困難。統計顯示,2012年12月到2014年4月,至少60名醫務工作者和安保人員被激進分子殺害。2012年,巴激進組織甚至禁止小兒麻痹症的醫療團隊開展工作,希望孩子接種疫苗的家長不得不暗中和醫療人員聯繫。世界衛生組織稱,小兒麻痹症目前僅在極少數國家流行,巴基斯坦是其中之一,且疫情較為嚴重。今年年初開始,巴基斯坦共發現66例小兒麻痹症病例,去年同期僅發現8例。據瞭解,疫情多發地區正是被激進分子控制的北瓦濟裡斯坦。
  郭憲綱提出反思,倫理與情報工作之間本格格不入,但是未涉及真正的國家安全威脅應留有界限。
  郭憲綱:一個國家為了他的生存和安全會逾越倫理界限,不擇手段去收集情報。但是我認為並不涉及到國家安全的情報是不應該越過倫理的界限去從事這種間諜活動的。  (原標題:美國以疫苗接種為掩護收集情報 醫務工作者遭報複)

io35iotp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